新闻动态

NEWS

我就是那个不爱做家务的爸爸

发表日期:2020-12-20 00:03 【返回】

不久前我看到某公众号一篇爆款文章,叫:“99%的爸爸都不知道,真正决定女儿未来的,是你的家务量。”带着好奇,我看完了。

我想起那个著名的蝴蝶效应,一只蝴蝶在大西洋煽动一下翅膀,就引起了大洋彼岸的巨大风暴。

难道家务,就是那只掀动风暴的小小蝴蝶?我每次对家务的拒绝,都在一点点毁掉孩子的未来?

比如:哥伦比亚做的一个实验,以7-13岁的326名儿童为对象,对爸爸是否承担家务与孩子未来的发展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爸爸承担家务量的多少,直接决定女儿是否有“野心”。

作家又接着举例,年迈的父亲去已婚的女儿家做客,看到女儿无比辛苦,又是带孩子,又是做家务。而女婿啥事也不干,看着电视喝着咖啡玩着电脑。作者因此说:爸爸的家务量,决定女儿的婚姻幸不幸福。

比如“老公,我今天加班太辛苦了,回来还想看一下网剧,你能帮我洗下碗,做一下家务吗?”

但很多女性都不这么说。她们怎么说呢?比如“你个猪啊,我一天不回来,你看这家,搞得跟猪圈一样。这还是人呆的地方吗?……”你看,丈夫本来可能还有点愧疚,想弥补错误。这一骂,牛脾气来了,更不搞家务了。

还有的呢。有的丈夫有时候也搞家务,比如我,但质量确实不高。结果还是被骂。“你怎么搞的,要你洗碗,你把自己的碗洗了,那其他人的碗呢?要你买菜,你只买回来一根葱,中午就吃葱啊?这是你洗的衣服啊?跟没洗一样……”

丈夫有时候也挺忙的,但他还是抽出空来,把家里里外外都打扫一遍,如果妻子在这时候感叹几句:“哇!这地板闪闪发光。”“哎!你为家付出了这么多,来,让我给你一个爱的抱抱。”如果孩子在身边,妻子还可以说:“孩子,你知道我这一辈子做的最英明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吗?就是嫁给了一个爱做家务的爸爸。”

我觉得,女性不能从女性的高度来衡量爸爸做家务的质量问题。因为做家务,那天然是妈妈们的所长。从原始社会开始,妈妈们就做家务了,而爸爸们则在外面打猎。21世纪了,妈妈们还在做家务,爸爸们不打猎了,但他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挣钱养家。

比如近藤麻理惠,被誉为“日本整理女王”,而且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2015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上榜理由是特别会做家务。

对于家务整理,近藤麻理惠还自创了一套“怦然心动整理法”。她说,接触我的每一件物品。当我拿它在手中,会让我怦然心动的,才把它留下来。通过整理家务,她才会清楚什么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也会渐渐对自己的判断、思考更有信心,纠结得更少,生活会更加轻松。

看到这里,我不禁对这样的女性肃然起敬。看似平庸的家务劳动,一下子被升华,有了生命的高度。

所以,我也想劝所有的爸爸们,放下心中的有色眼镜,不要觉得家务是一件多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凡是这么说的爸爸,罚他干一个月家务!)。

所以,我也希望所有的妈妈们,能对爸爸们多一点宽容,给他们成长的时间和机会,他们在这一块还是个小学生,虽然做得不好,但他们已经在努力。

前几天,家里满屋子的凌乱,洗衣篮里的臭袜子衣服堆积如山。最后实在换无可换,我不得不一件一件给儿子洗衣服,洗裤子,洗袜子……

有一周,在我和儿子的餐桌上,永远只有鸡蛋汤和花生米。这是我最拿手的两样菜。在超市,儿子问我,你会做鱼吗?我摇头。儿子问我,你会做虾吗?我想了想,说得看运气。儿子于是决定,那我们做饺子吧!我说,那是姥姥的绝活。儿子看着我,那你会做什么?一个个菜摊走过去,我们选择了一盒鸡蛋和一袋花生米。

我继续在家里做鸡蛋汤和炒花生米。我熟练地将油烧得滚烫,把花生米倒进油锅里,我看到它们发生爆裂的声音,闻到它们的香味,我知道,我该学习厨艺了。

但我的厨艺因鸡蛋汤和花生米而获得儿子的称赞。他到处向他同学宣传我的厨艺,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童年悲苦。而我开始学着做菜,炖鱼,炒土豆……后来,我也确实做到了。

“今天洗衣服,明天收衣服叠衣服烫衣服,后天抹灰收拾家,大后天又要洗衣服,大大后天又收衣服叠衣服烫衣服,大大大后天就要拖地抹灰洗尘收拾家。每天都要做饭,做晚饭要洗碗……”

“以往,我是很崇拜高仓健这样的男性的,高大、坚毅、从来不笑,似乎承担着整个世界的苦难与责任。可是渐渐地,我对男性的理解越来越平凡了,我希望他能够体谅女人,为女人负担哪怕是洗一只碗的小小的劳动。”

两位女性作家说的都很好,但我知道,她们不仅是为了得到丈夫的赞美,更在乎的是希望得到平等的对待。

家务是商量着来的,如果所有的家务都是妈妈干了,那么爸爸是否需要在别的方面做一些补偿和努力呢?

美国一项调查显示,很多夫妻认为家务分配不公是导致他们离婚的主要原因。而如果这些家庭花钱购得专业家政服务,他们会把省下来的时间用在与家人相处上,并同时获得更多满足感。因此,《纽约时报》就曾撰文说,“花点钱,来拯救婚姻。”

所以,如果妻子每次下班回来,还带娃,做家务,而你只是无动于衷地缩在沙发上打游戏的话,作为同样不爱做家务的我,可以劝你一句,该是“买一张去马尔代夫的旅行机票”给你的妻子了。

所以,我现在每晚睡觉前都给儿子读绘本,至今不断。我也在妻子做家务时,赞美她的双手和心灵。有时候,妻子干了一天家务十分劳累需要休息,我也给她泡杯茶,悄悄带着儿子出门去,不让她再累上加累。我也在妻子出差时,每天半夜醒来,给两岁的小儿子喂牛奶。

之所以这样,不是因为我多么伟大,只是因为我体会到妻子的不易,也深深爱着我的孩子。孩子的童年,但愿爸爸不要缺席。

刀把,尹建莉父母学堂专栏作家,两个孩子的爸爸。大学时写作,涉及诗、小说、散文等。后只写日记。近年又逐渐写诗。2013年,开始用文字记录孩子点滴成长,并以此为乐趣。自认为是一个写作很慢的手艺人,也是一个以遗忘为职业的人,“写东西是为对抗自己的遗忘。”已出版《我对你的爱,小心翼翼》。

快速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