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NEWS

这种“高端月嫂”你敢用吗?“培训老师”同为

发表日期:2020-10-07 18:39 【返回】

2020年5月1日起,《上海市家政服务条例》正式实施,其中对家政服务的定义为“指以家庭为服务对象,进入家庭成员住所,提供保洁、烹饪、生活照护等各类满足家庭日常生活需求的有偿服务活动。”同时明确表示,支持家政服务机构开展员工职业培训。

过去,家政公司以拥有优质的月嫂服务为卖点,大力推销“金牌、VIP”月嫂。但在竞争日益激烈的母婴护理行业,仅凭基本服务恐难立足。

2019年3月,来自湖南的张馨经人介绍,应聘上海嘉定“传玺月嫂”家政服务公司。此前,她在老家从事按摩、养生行业,懂一点经络疏通的手法。

在嘉定区天祝路555弄一处商住两用房内,传玺月嫂公司前法定代表人张畅接待了她。张畅告诉她,要学产后护理,首先要学习催乳。如果想拿到高级催乳师证书,则需8000元培训费;如果继续学,则需15000元培训费。

学成后,可以出去开店,或者留在公司“带薪实习”,以后可以转做销售或管理。“我们这个证书,是拿来赚钱的。”在一番指点和规划下,张馨十分信服,认为自己找对了人,想跟着这位张姐好好学,马上通过微信支付交了一部分培训费用。

据她回忆,当天下午,老师发了一本护理专业书,并就着书中内容“读了一遍”,划了几处重点。第二天,带教老师就带她开始实践,内容是催乳按摩手法。“就在自己身上依样画葫芦练习,当天下午老师接待来做护理的宝妈,自己在旁边跟着学习。”学了一天,张畅就找她谈话,要求支付剩余的培训费用。

此后,“带教老师”又辅导张馨乳房疏通、产后经络疏通、腹脂肌修复以及盆骨修复4个“技巧”。每一项内容过一遍后,她就被要求上手在顾客身上“实践”。“老师还叫我们不要怕,胆子大一点。”

跟着带教老师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闲聊得知,“老师”实际仅仅比张馨早培训了十几天,也是学员。

2019年4月10日时,张馨曾询问张畅证书何时能拿到,需不需要考试。张畅表示需要考试,不过还得过段时间,并好心劝说她,自己教的都是学以致用的,“证书不重要,入门手艺才最重要。”

7月3日,张馨已经学习2个多月,但证书却仍然没拿到手,很是着急。她想到,如果提出自己要上岗做月嫂,或许就能马上拿证。

没想到,张畅爽快地表示让她第二天做一单早产儿的月嫂。张馨担心应付不过来,张畅又安排她到徐汇某小区接受2个小时的岗前培训。

由于张馨还没有办理健康证,需要临时去医院办理。张畅又催促其赶紧办妥,称除月嫂外,还可以选择去医院做陪护或者去会所做产后修复师。办妥后,张馨终于从张畅处拿到了两张证书。

一张为“催乳师(高级)”证书,发证机构为“人力资源社会劳动专业人才网”,颁发日期为2019年4月。另一张“母婴护理师”证书显示,经过理论知识考试和操作技能考核,她的成绩为合格。发证机构为“中国人力资源劳动技术培训中心”,颁发日期为2014年6月26日。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走访了3家主打月嫂、产后护理服务的家政公司,得知月嫂服务一般分为医院陪护、产妇照料、新生儿照料、增值服务四大块,价格档次按照月嫂水平的不同而区分为3至4个等级。

通常,家政公司会依据月嫂的服务年限、护理客户数量、获得证书数量作为评级依据。最高级的月嫂获得个人证书有母婴护理证、月子餐证、小儿推拿证、催乳师证、中医调理师证、中级育婴师证等等,名目繁多,26天护理费用可达30000元。

张馨提供的“催乳师”和“母婴护理师”两张证书上都有二维码,扫描后会弹出证书查询入口。输入编号和身份证号,均能显示出带有照片的证书信息。为什么会被认为是假证?

仔细留意,高级催乳师证书对应出现查询网站名为“人力资源社会劳动专业人才网”。按照该网址和名称,记者在国家工信部的域名信息备案信息系统中,无法查询到任何信息;高级母婴护理证书对应的则是“全国职业能力和职工教育培训网官网”。

虽是冠名“全国”旗号的“官网”,实则由一家名为“北京华人博硕国际医学研究院”的企业主办,自称开设中医催乳保健师、中医保健推拿师、母婴护理师保健师等培训班。

今年5月1日起实施的《上海市家政服务条例》虽支持家政服务机构开展员工职业培训,但同时也规定,必须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等部门指导经认定的“家政服务行业组织”等开展职业技能等级认定并颁发职业技能等级认定证书。

河南南阳人李洁也在传玺月嫂报名两项相同的培训,交费23000元,由于证书不受雇主和其他家政公司认可,她转而向12345市民服务热线投诉。

嘉定区人社局回应:“母婴护理是人社局对外考核项目,相关证书由我局对外颁发;传玺月嫂家政公司非我局批准成立的(职业认定)机构。”

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不少人咨询职业技能认定的正规渠道和方式。上海市人社局工作人员答复称,母婴护理属于人社局技能类专项职业能力考核项目,分为理论和操作技能考核。

如果完成规定的学时,可以由所在组织、学校为其报名,由市技能鉴定中心通知市民统考月份和科目鉴定的具体安排。考试合格后可以在人社局官网查询。

记者了解到,就母婴行业而言,2019年收录在《国家职业资格目录》中的相关职业只有“母婴保健技术服务人员”和“育婴员”两种,前者是准入类的资格证,后者是水平评价类证书,并严格细化为高、中、初级,每升一级都要严格培训及考核。

母婴护理师证书原本存在,但2015年被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正式取消,2016年各地方正式停止发证。至于催乳师,不属于人社局开设的项目,也没有相关的职业技术鉴定考试。

△2019年收录在《国家职业资格目录》中的相关的职业名称只有“母婴保健技术服务人员资格”和“育婴员”两种。

然而,为了迎合母婴行业市场需求,市场上出现大量未经批准的家政公司,以职业培训名义,开展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行为。

不少报名者发现,培训过程无理论学习,实操训练水分大,颁发的证书无法在人社局网站认证,外行人也无法分辨真伪和有效性。

对此,早在2017年,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就发布通知,各地区、各部门未经批准不得在目录之外自行设置国家职业资格,严禁在目录之外开展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工作,行业协会、学会等社会组织和企事业单位不得变相开展资格资质许可和认定,证书不得使用“中华”“国家”“全国”“职业资格”或“人员资格”等字样和国徽标志。

记者从某点评网站上了解到,传玺家政公司在上海有5家分店,名为“传玺月嫂·到家服务”。嘉定妇幼门店被评为“嘉定区月子护理评价榜第3名”。网站显示,传玺月嫂嘉定门店位于白银路,而非天祝路。

该门店距离嘉定区妇幼保健院仅数百米,位于一商业区二楼,周边也有不少同类家政服务公司。接待记者的正是张畅本人。

言谈中,她透露自己做母婴护理出身。她表示,公司招聘的月嫂都是高级起步,护理数量超过30个,从业超过3年,还会基本的调理。如果有比较严重月子病,团队还可以介绍专家老师上门服务,“有按摩通乳、指导孩子吸奶、疏肝通乳茶饮,还有药膳调养。”产后有需求,可在附近另一处地方做护理。

△每个家政公司都会推出不同级别的月嫂服务,按照护理经验、人数、证书数量划分,价格从1万2至3万不等。

随后她向记者推荐了催乳证、母婴护理证齐全的“金牌”月嫂徐某,并声称给了内部价,12480元一个月。

记者致电月嫂徐某询问,接电人声称自己并非月嫂,而是“育婴师”。对方要求记者转而联系月嫂方面的客服人员“芳芳”。芳芳强调称这位月嫂已是高级催乳师,只没时间参加考试拿证。“请了她,如果有乳腺炎,都不用去医院吊盐水。”似乎是为了让记者放心,芳芳又改口补充道:“这位月嫂是有过一张催乳师证书,但好像掉了。”

5月13日,记者表明身份,致电传玺月嫂嘉定门店在某点评上留下的手机号码询问假证一事,接电人自称张姓女士。

对于李杰和张馨投诉的培训草草了事,她立即表示这是“同行恶意投诉”,“这行的人员流动性很高,周边有很多月嫂公司,说不定是去了对手公司。我们这行很乱的,隔三差五会收到差评,很正常。”对于假证一事,她一口否认,让记者找相关部门去追究。随后便以正在开车为由,不再与记者解释。

此外,据月嫂客服芳芳透露,传玺月嫂还开设有会所,除上门外,可在实体门店内提供按摩保健、月子饮料、催乳汤包、子宫修复等等服务。实际上,这样的做法并不少见。

记者实地走访的多家家政公司都是一楼作为销售场所,二楼则提供现场艾灸、拔罐、气血调理等产后护理服务。

近年来,产后护理被视为一个卖点,多以赠送或按次消费的方式涵盖在月嫂服务中,是家政公司争夺客户的手段之一。

这些产后护理以按摩保健、中药食疗的形式为主。然而,这些家政公司的营业执照均显示,经营范围为“家政服务”,注明不得从事职业中介、医疗、餐饮等事项。

除了违规提供假证的现象之外,家政行业推出的按摩保健、中药食疗到底是“服务创新”,还是超范围经营?记者也将继续关注。

快速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