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NEWS

杭州女子睡觉时离奇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发表日期:2020-07-28 01:58 【返回】

7月5日凌晨,杭州江干区53岁的妇女来惠利在家中离奇失踪,十多天来,民警展开地毯式搜索,把家里及整个小区内外翻了个底朝天,仍然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此事引发全网关注。

来惠利家住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小区8楼,家中只有三口人,自己、丈夫和女儿。这套房子是她的回迁安置房,50多平米,家里新买的房子有100多平米,现正在装修。

来惠利有过两段婚姻,第一任丈夫是本地人,两人育有一个女儿,已经成人,离婚后,女儿跟着前夫生活。现在的丈夫姓许,是第二任,不是本地人,两人也育有一个女儿,今年约12岁。向电视台求助的正是来惠利的大女儿。

7月4日上午,来惠利和丈夫去了一趟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丈夫拔牙,她去开高血压药。中午两人回家吃饭。下午,丈夫去看新房装修情况。下午4点,来惠利带着小女儿去庆春银泰去买书和蛋糕,根据小区监控显示,下午5:30左右,来惠利和小女儿买菜回来,出现在电梯里,有说有笑,此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小区。傍晚7点,一家三口在家中吃晚饭。晚上10点,就上床休息了。

7月5日凌晨0:30,许先生起来上厕所时,还看见来惠利在身边,等到凌晨5:30再起来的时候,人就已经不见了,当时他还以为她有事出去了,没在意。

7月6日,来惠利单位的负责人打电话来,说来惠利当天没有到岗。于是家属发现事情不妙,她侄子开始调阅小区监控,结果一无所获。当天下午家属报了警。

来惠利的大女儿在翻找她的随身物品时,发现她的钱包、手机都没带走,她丈夫发现她平时在家穿的一件咖啡色吊带睡衣不见了。

该小区的每个单元门口都装有两个监控,人流量最大的北门也有两个监控,在马路对面也有一个监控。也就是说,无论来惠利从哪里出去,都会被监控拍摄到,但是,她侄子翻了三个通宵的监控视频,也没发现她出去。

事发后,江干分局非常重视此案,民警带着警犬在小区展开了地毯式搜索,除了搜索她的家之外,整栋楼上至楼顶的蓄水箱,下至车库、窨井、电梯井,连住户家的冰箱、保险柜也没放过,甚至把小区附近的一条池塘的水都抽干了,也没发现蛛丝马迹。

许先生表示,事发前妻子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在一个月前,妻子睡眠质量不好,有时会失眠,曾网购了相关药物,但精神状态蛮好的,也从未出现过梦游现象。

许先生说,“就是感觉我女儿怎么办?我的生活怎么办?我老婆什么时候回来?到底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我们知道,如果此时将其丈夫许先生列为嫌疑人,难免会伤害他的感情,但是为了分析案情,任何人都可以被列为怀疑对象。下面就抽丝剥茧的一层层深入分析:

来惠利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中是7月4日下午5:30左右,此后再也没有出去,约12个小时后,她失踪了。家属是7月6日下午报的案,中间经历了大约24个小时,除开晚上10个小时的睡觉时间,这14小时丈夫都干什么去了?就没有想到问题的严重性?就没有问一下她的单位吗?来惠利究竟是不是7月5日凌晨00:30还在,而在凌晨5:30左右就不见了?许先生有没有说谎?此外,如果许先生说的是真的,许先生醒来的时候是凌晨5:30,也许来惠利在此之前就不见了,也是有可能的。#新疆疫情如何溯源#

这个假设是她家属最不愿面对的。警方把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唯独没有搜索下水道。如果来惠利真的没有离开家和小区,而且可能不幸遇害了的话,那么被冲进下水道也不是没有可能。有句俗话说:“床上不漏针,漏针无外人”。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她丈夫的嫌疑将最大,其次是邻居。但从采访中看,她丈夫神色自若,丝毫没有惊慌的样子。

事发当晚,她的小女儿是在家中的,她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或者发现什么异常?这也是一条线索。

来惠利有过两段婚姻。她和第一任丈夫离婚后,双方就各自重新组建了家庭,双方没再来往;她第二任丈夫的婚姻状态又是怎么样的呢?双方有无财产和感情方面的纠葛?来惠利既然只穿了一只睡衣,又没有带手机、钱包,显然不会出小区去约会,而且监控也证实了这一点。

快速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