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NEWS

一代大师,却无人愿意做他家保姆,第一次画“

发表日期:2020-04-18 11:09 【返回】

圈里有“秦铜、汉玉、唐金、宋书”之说,直白点说,这些指的是不同年代的金银玉器等,其中“宋书”需要着重解释一下;顾名思义,“宋书”指的是宋代的书籍,倒不是那个年代的书写得好,而是活字雕版印刷在宋代时达到了顶峰,尤其“蝴蝶装”的出现更是将宋书推上了“一页黄纸一两金”的地步。当然,这里要说的并不是“宋书”,仅是为了证明古代字画的价值不次于金银玉器等文物;这点在近现代体现得更加明显,其典型代表就有多数朋友耳熟能详的国画大师“齐白石”。

关于“齐白石”,小学课本就有其介绍,这里就不细说了;总而言之,齐白石笔下的“鱼虾鸟虫”天趣横生,其中尤以“虾”堪称一绝。更为特殊的是,齐白石居然还有个“小气”的名声;说到这或许有朋友要反驳了“胡说八道,齐白石是近现代无人望其项背的书画宗师,当年在北京时就引得豪门不惜重金登门求画,其虽谈不上富甲天下,但也不至于‘小气’吧?”这里需要解释一下,齐白石晚年成名,但早年也做过木匠、街头摆摊这类苦活计;也正因如此,齐老直到名满天下时,“小气”的本性仍旧未改,这里不妨举几个例子。

实事求是的说,齐白石虽然一生作画,但真正成名已年逾七旬,其早年颠沛流离,街头苦熬的经历已经让这位老人养成了节俭的生活习性;老北京的朋友或许知道,齐白石的“小气”当年在北京、天津一带远近驰名,就连他家找保姆都没人愿意去应聘。原因很简单,这位七旬老人对佣人的要求太高,就连保姆摘菜,齐白石也要在一旁监督,但凡是能吃的叶子,哪管什么“黄叶、烂叶”,统统都得收进菜篮子里;这还不算,齐白石对“外人”的不信任感达到了极端,他家的钱箱没人知道具体位置,有人说就在老人的枕头下面,但也仅是传言。

没人愿意做齐家的保姆还不仅是这些,关键齐白石把保姆真真地当作了“外人”;一次,夫人破天荒买回几只螃蟹交给保姆蒸煮,结果被齐白石撞见,免不了一场口舌之争。但不管怎么说,螃蟹已经买回来了,再埋怨也无济于事,这时就连保姆也暗中偷笑;结果,齐白石居然将螃蟹的数目一只只核对清楚,然后就蹲在炉灶前看着保姆蒸,目的竟然是“怕人偷吃”。按理说,齐白石乃一代大师,保姆出门脸上也有三分光彩;可齐白石的“待人之道”着实让人心里不舒服,久而久之,这位老人也因“小气”而名声在外。

起初时,有人说他“小气”,齐白石还争辩几句,后来传得多了,老人反而变得坦然受之;若在老北京,齐白石出名的不仅是画,还有他随身带的一大串钥匙。据说这串钥匙都是他家各种门、柜、箱上的,串在一起“叮叮当当”足有两斤多;虽说不算太重,但对一个年愈七旬的老头来说,这串钥匙也称得上“负担”了。当然,齐老的小气也离不开他的画,其中登门求“虾”者最多;为此齐老还“独创”了一种交易方式,从古至今,画作都是以画卷的尺寸,繁杂程度来进行交易,齐白石的“虾”却是另辟蹊径。

简单地说,求画者先跟齐白石讲明“要几只虾”,齐老就按要求“画几只”,最后以“虾”的数量来定价钱;这在当时的圈内成了一则笑话,令人意外的是,此举反而让齐白石的“虾”更具知名度,登门求画者络绎不绝。有聪明人也想到了,但凡市场经济,总有个“讨价还价”;市场里买菜还能“送根葱”呢,齐老的画是不是也有“讲价”之说?于是就有求画者向齐老提出要求,能不能“送只虾”,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但来人软磨硬泡,齐老碍于面子还真赠送了“一只”,结果却是一只没有生气的“死虾”。

来人见状肯定不乐意,齐老的理由更加直接:“活虾”的价格贵,送的就只能是“死虾”;如今看来,齐白石这位宗师级的人物还真是趣事连连,类似的例子更是举不胜举,但也有意外。不管怎么说,齐白石的“鱼虾”堪称书画一绝,吸引来的不仅有无数求画者,也有许多求学者,“张仃”就是其中之一,说起“张仃”,熟悉历史和书画界的朋友或许并不陌生,他同样是一位近现代的书画大师,还是一位教育家、清华大学教授、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徽设计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设计提议者之一。

今天看来,“张仃”在书画界的地位不逊于齐白石,但在五十年代,他还仅是个少年而已,也是齐老门下众多求学者之一;据“张仃”回忆,当年求学于齐白石,老人最初并没有理会他,说白了就是不想收他。就这样,张仃开始“耍无赖”,整天溜达到齐白石家里,不是抢佣人的扫把,就是在齐老面前擦桌子;久而久之,齐老也看出了“张仃”求学的诚意,但仅是允许他可以在家里自由活动,对于“张仃”来说,能近距离观看齐老画作,其实这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

时逢阳春五月,这天“张仃”又准备去齐白石家,路上见小贩正在卖樱桃;“张仃”想起师母喜欢吃水果,于是就挑了一篮又红又大的。一进门正好撞见齐白石,此时的齐老春光满面,兴致十足,见到“张仃”不禁笑了起来;可见到他手里的一篮子大红樱桃时,齐老反而皱起了眉头,并让“张仃”带着樱桃随自己到书房,却又不让其进门,自己则提着樱桃进了书房。这下“张仃”有些紧张了,难道齐老不喜欢樱桃,把自己挡在门外另有深意?

此时的“张仃”站在书房门外不知所措,有心敲门又怕齐老怪罪,有心离开却又不甘心;就这样,“张仃”在门外足足站了两个多小时,齐老终于打开了书房门,手里还多了一幅刚完成的画。齐老将画交给张仃,并略带歉意地说“我从没画过樱桃,正好今天你送来了实物,也让我尝了一回鲜,你看这幅画你喜不喜欢?”这下张仃如释重负,甚至开始兴奋起来,要知道齐白石可是“书画双绝”,如今竟然将“首笔”画作赠送给自己,这得是多大的荣幸啊;在今天看来,以齐老“小气”的本性来看,这幅《樱桃图》或许并不是他的满意之作,甚至仅是为了答谢“张仃”。

意外的是,这幅《樱桃图》在2010年秋季拍卖会上经过20轮激烈竞价,最终以2408万的天价成交,刷新了齐白石“水果画”的拍卖纪录;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如果齐老知道这些的话,不知会作何感想。

快速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