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NEWS

调查显示:家政工人整体工资水平不低

发表日期:2020-03-19 16:59 【返回】

日前,由南京大学社会学院“互联网时代家政工人雇佣关系研究”课题组(以下简称“课题组”)撰写的《2019南京、无锡、广州、佛山家政工人问卷调查报告》(以下简称“调查”)出炉。该项目是由南京大学刘林平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课题组于今年6月25日至8月4日,先后对南京、无锡、广州和佛山4个城市的1000多名家政工人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显示,该群体总体工资水平不低,但内部差异大;工作时间长的现象普遍存在,职业健康问题值得关注;该群体对免费职业技能培训有较高需求,近九成家政工人对工作充满热情。

调查显示,四地家政工人以女性为主,他们年龄普遍偏大,受教育程度偏低;来源以省内劳动力转移为主;普通话水平相对较好;从事家政工作的平均年限约为8.5年,他们中88%的人为转行而来。

在工资水平方面,四地家政工人的平均月工资水平接近4900元,但内部工资水平差异明显:月嫂收入最高,平均10311元,养老护理员的收入最低,仅有3835元,为月嫂收入的37%。调查发现,家政工人工资水平并不低。不论是月工资还是小时工资,四城市家政工人的工资水平均高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南京和无锡的月平均工资达到5160元和5604元,超过当地私营企业就业人员月平均工资水平,家政行业数字化水平尚待提高。

就劳动时间来看,家政工人普遍面临超长的工作时间,其中月嫂尤其突出。工人平均日工时为12小时,周工时为74小时。住家工人的日工时最长,平均超过15小时。不论日工时或周工时,月嫂达到惊人的平均18小时/天和124小时/周。家政工人中有四成能够每周休息,13%的人没有固定休息日,14%的人平时没有休息日。不到1/3的工人在法定节假日享有带薪休假。

调查还显示,有2/3的家政工人享有基本的社会保障(参与职工险、灵活就业人员险或居民险其一),有将近3/4的家政工人购买了保险,包括家政意外险及其他商业险。

在职业技能培训方面,约六成家政工人接受过至少一种家政技能培训,但工种之间的职业技能化程度高低不齐。月嫂或育儿嫂接受过母婴护理、育婴师等照料培训的比例约五成;家务员或保洁员参加过家庭保洁等家务培训的比例约四成;养老护理员参加护理培训的比例不到三成。培训特点表现为:以接受一种类型的培训为主,参加多种培训类型的比例较少,不到三成;以家政公司或培训学校主导的专项能力培训为主,国家职业资格的考取比例不高,约两成;以基础性技能培训为主,进阶培训或特色培训的参加比例偏低,如有高级育婴师资格的比例不到三成。

调查发现,近六成家政工人希望参加由政府、企业或雇主出资的公费培训,仅有约两成的人愿意接受完全自费。同时,家政工人对国家补贴政策的知晓度不高,仅有不到20%的人了解相关政策。

调查还发现,近九成的家政工人对工作充满热情,超过六成的家政工人对雇主关系、职业地位感到满意,有较强的工作安全感和幸福感。此外,有近10%的人觉得,家政工作不是一份正式的工作,近1/2的人对工作收入不满意。

在身心健康方面,课题组发现,约40%的家政工人属于偏胖或肥胖;超过80%的家政工人曾在工作期间生病,约一半人患有慢性病,其中颈椎、腰椎疾病最多。近三成家政工一周内超过三天会睡不好觉,约一成有抑郁倾向,其中养老护理员的抑郁倾向最高,近16%,月嫂、育儿嫂的抑郁倾向超过8%。

调查发现,家政工人拥有较好的数字化基础,94%的家政工人拥有智能手机,90%的家政工人通过微信、QQ等方式与家人朋友联系。然而,家政公司为家政工人提供的数字化服务还停留在浅层次阶段,约50%的工人使用电话接单,近42%的工人通过互联网渠道接单,通过家政公司APP端或微信小程序等平台接单的家政工人有8.5%,其中超过50%的家政工人认为这种接单方式有助于合理安排工作时间、减少沟通成本,但工资水平、订单数量并没有得到显著增加。(本报记者 兰德华)

快速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