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NEWS

手机焦虑、工作低效:你是否也饱受科技之苦?

发表日期:2020-01-12 18:22 【返回】

25%的上班族会得抑郁症等心理疾病,然而其中许多人并不自知。我们都有这么一种感觉:科技正在无孔不入地入侵我们生活的细节,消耗我们的精力,使我们变得浮躁,甚至很难阅读一本书。而借着社交软件进行的工作沟通又彻底打破了我们的私人界限,带来24/7的紧张和焦虑——我们的注意力、认知能力和创造力都受到了科技的重创。

我们可以把面对的很多个人问题都归罪于智能手机、注意力经济等新科技的泛滥,然而我们是否可以以科技之名,再为人类扳回一城?所幸,有人正在做着这样的尝试。

Open Mind Innovation团队利用虚拟现实、深度学习与机器算法,帮助人们了解“身体气象”,让人们与自己的情绪和内感受能力建立连接,找到适合自己的调节方法,提升工作表现,释放创造力。

主持人:当我们书桌上放着手机时,我们总感觉:好像来了一个通知、一个信息、一封邮件,但拿起手机一看,其实又什么都没有。但我们的这种错觉确实导致了我们无法集中注意力。而在当今的工作环境下,科技始终干扰着我们,对我们的效率、集中力、注意力等产生了很多长期的负面影响,你们的看法是怎样的?

Guillaume:新事物越来越多,它们快到甚至不断颠覆传统的增长模式,而社交工具则降低了交流的人性化,发信人之间无法传达实际想表达的情感。于是人们极度紧张,在工作中不得不承受更大的压力。结果是他们在工作中开始患上抑郁症,或者至少多数人感到筋疲力尽。尤其对于创业者来说:一半以上的创业者都有心理疾病的倾向。而雇员们的状况和工作动力也受到影响——在美国,员工的离职原因中,18%是明确地主动离职。而在法国,15.1%的人明确表示想离职。那么问题是,当留下的人看到这种令人不快的状况,又会怎么样呢?他们的表现就是缺勤。在法国,缺勤造成的损失已达到每个雇员年平均4059欧元。

这件事的荒谬之处在于,我们的生态系统会为了维持我们的注意力而做出相应补偿吗?并没有。因为注意力其实是一种商品,当我们的帖子、头像、喜欢的视频或者文章等获得点赞,我们会感受到多巴胺分泌——而多巴胺是大脑自我奖赏机制的载体。实际上,整个行业都在不遗余力地把这种商品变现,也就是把你们吸引住、让你们尤其对社交网络保持高度注意力。为什么朋友圈可以无限更新?因为要保持你们的关注。这种对多巴胺的追捧会始终促使你们继续消费。

设计思想家Tristan Harris最近提出一个倡议:Time Well Spent(合理使用时间) 。他说:注意力经济会毁了我们。注意力经济已经对我个人造成了影响:作为曾经的公司的创业者,这种影响带来的压力导致我工作中的记忆力下降。我开始健忘,失去自信,创造力开始枯竭。但是我同时又需要创造力来继续提升事业。事实是,科技会损害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力,给我们制造压力,等等。那么问题来了:有没有可能使用新科技,反而把工作效率找回来?

现实就是:科技未经我们同意影响了我们。因此十分之九的上班族感到压力很大,四分之一会得心理疾病,这是个严重的问题。但这个数据又说明:我们每个人都不太一样,虽然有压力,但不是我们所有人都会因此得心理疾病——这就是Open Mind的出发点。我们不收集iWatch中的表面信息,而是收集生理数据,比如:我们对公开演讲有何反应?我们对复杂思维的反应是什么?这种搜集方法需要一个模式,一套服务,于是我们创建了Open Mind,请客户来我们这里,让他们进入虚拟现实,然后收集数据。

Raphalle:你们做过心理测试吗?比较典型的心理测试是MBTI(Myers-Briggs类型指标)。这类型测试通常以类似这么一个问题开始:面对一个有压力的状况,或者是一个紧张的活动,你如何反应?从0到100打分,0分是应对得不好,或你们认为会应对得不好,100分则是应对得很好。测试者要做的是在脑中回想最近的一个压力情境,或最近遇到的一个意外情况,再或者可以追溯到前N个情况,然后,总体地估计你们会良好地应对还是不好地应对。这个测试的结果就能够说明,你们是否对于自己面对压力情境或者意外状况有应变能力和足够的信心。

在我们的项目中,我们使用虚拟现实技术重建一个情景,并在其中量化并控制每个刺激因素,也就是情景中的每个细节。然后我们记录、测量和观察你们面对这个压力情景时产生的生理反应,比如你们的运动,观察,注视的位置——这些是通向精神世界的一扇门;此外我们还记录呼吸运动,比如你们的呼吸方式、呼吸稳定性、心率的加速和减速等这类变化;如果有出汗,还有汗水的微小变化;当然还有脑部测量甚至胃部测量。我们通过这些测量来理解在特定情境下,你们身体内部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

实际上,我们很不擅长感知自己的身体内部的气象。主观感觉,即我们在现象学交流中获得的,也就是说感受之中,与我们通过传感器的测试结果之间,存在一个偏差。通过增加测试结果,我们会排除很多答案和数据偏差,来创建你们的个人身体状况绘图,以便于更好地了解你们。

主持人:能不能详细介绍一个模拟案例,譬如它是如何进行和运作的,以及是在什么类型的环境中?

第一个是心率一致训练,我们测量你控制身体和大脑的程度,以此来衡量你“自发地让自己放松”的能力。

在第二个模块,我们重建一个情景,测试你的联合注意能力——具体来说是多线程任务,这有点像我们的日常工作,一个充斥了过多信息的环境,或者我们称之为认知饱和的环境。这个阶段测试的是重启的能力,或者说,面对变化环境时的“回弹能力”。

第三个模块,是我最喜欢的,是内在的探索。你们沉浸在自己的生理律动中,是这个环境的主角,环境会依据你们的生理状态而变化。这个模块可以反映你们内在的好奇心和内感受能力。

Raphalle:内感受(*注:生物术语,意为身体内部状态的感觉,既可以是有意识的,也可以是无意识的。内感受可能有助于自我意识)是个很大的概念,也是一种很棒的能力广州家政服务。内感受是感知体内气象的能力。不知道在坐各位,你们是否能感知自己的身体气象?“气象” 指的是,比如说心率的多少。现在我们在这个屋里就可以做个练习——这是内感受的经典任务:不把手放在心口上,数出你们自己的心率。

我们的实验包括,首先与心理医生或辅导进行初步面谈,接下来进入虚拟现实的三个模块,而我们通过监视设备对个人进行绘图。

其次,是确认辅助手段。我们为每个人定制一个适合自己的工具箱。什么样的方法对自己有效?什么冥想方法、锻炼方式对于发展个人技能有效?对此,我们尽可能使计算方式易于理解,从而对每个人来说都具备可操作性。我们正在统计评分的早期阶段,统计压力和焦虑的评分,用于未来监测精神病理状态的数量。

用虚拟现实探索人体及其内在感受,这看上去有点像所谓的“新纪元运动”,实际上在这背后有很多数据处理,深度学习以及机器学习算法。已经有1500人进行过测试,经过筛选统计,我们发现:比较正面的是其中76%的人比起大众活得更快乐,也就是总体上对生活更满意。然而坏消息是,其中11.31%的人低估了他们处于普遍焦虑病理的事实,9%表现出了抑郁症状而不知情。

主持人:我对个性化定制很感兴趣。我也听到你提及信仰层面,特别是前代人的信仰等等。此外还有一些能让人变得更高效和更有创造力的思维方法,例如 Todo Master(时序管理),Procrastinator Message(拖延信息),Miracle Morning(晨间奇迹)等等……你们也说了,总体上并不存在一个适用于所有人的方法,所以我们要针对自身寻找个体化的方法。那么究竟什么才是适用的?

Guillaume:关于信仰、个人成长的话题,在亚马逊上有成千上万的书籍,我想其中只有3000本有效。我们读所有的书,试着筛选适合我们的方法。但读了近1广州家政十年宣扬新冥想方法的教条书籍,依然不确定什么才是适合自己的。

我们要做的是利用上面说的数据,来与你们建立联系。Raphalle 提到了第一个心率一致实验——我们是否能够调节自己的心率,特别是调节那些情绪化的状态?我们的任务就是运用科技、演示、数据,向我们的客户揭示那些关于他们自身不可视的部分。我们不是创造一个用来调节情绪的、让人上瘾的新工具,完全不是。我们的目的,是让人们与自己的情绪和内感受能力建立连接。

如果我们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情绪,如果我们能感受到一个技术对我们有益,我们会把这个展示出来。一旦你们在机器中的一个冥想练习中状态好转,我们会展示给你们,证明了改善,能够让你们重新建立这种感觉。啊,这显示了一个改善,我确实感觉好些了。如果万一这个感觉不足够,我们会创造一个信念,拋一个锚。

我们运用的技术是个人定制的,你们越是相信它有效,就越能感觉到它。某一天,你们处于压力状态时,你们知道有个“工具箱”,这能降低你们的恐惧感。

Guillaume:现在有超人类主义认为:放心吧,反正现在我们的认知能力毁了,所以你们需要消费,并以此取悦自己。当你们点击购买键时,多巴胺会产生,你们收到通知,太棒了。反正15、20年后会有来自Ray Kurzweil、Elon Musk 的 Neuralink 神经科技公司开发的芯片植入你的大脑,到时候一切都会好的,然后我们会卖给你们新的服务。所以没关系,你们不用在乎自己的认知连接。

我们与其相反,我们看到未连接、未植入刺激对人类认知能力的影响,我们看到应对刺激的敏感性对自身的影响。如果人类意外地不进化,不解放自由意志,那我们就给予人类这个能力,让他们重新建立连接,重新发展他们的认知表现,提高认知能力。

Guillaume Victor-Thomas是欧洲神经技术的先驱,他所带领的 Open Mind Innovation团队致力于利用虚拟现实技术,探索个人定制化心理和生理干预。

Raphalle Bertrand-Lalo 是一名专注于数学和机器学习,研究诸如大脑信号等的信号分析的工程师。作为一位人道主义者,她对数学和认知神经科学及其改善人类生活的可能性充满热情。

Boma是全球第一个去中心化的知识网络,旨在将认知转化为影响力。Boma全球由TEDx创始人和奇点大学前全球战略官劳拉·斯坦(Lara Stein)创立。在中国,我们呈现世界最新鲜和前沿的认知,持续发掘中国本土智慧,深耕打造沉浸式的学习体验。

快速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