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NEWS

女硕士做“家政”,北大毕业生送外卖:不是所

发表日期:2020-06-20 13:02 【返回】

近日,一份“最牛保姆简历”引发了网友热议,说的是杭州某家政公司一位年仅32岁的家政阿姨,在西安外国语大学本硕连读7年,取得硕士学历,会英语、法语两种外语,毕业后还曾在国内某知名通信公司工作,并拥有海外工作经验,年薪一度达到三十万。

据刘“阿姨”介绍,她被外派至海外工作时,因结婚生子而辞职回国,而后选择杭州定居。

在此之前,刘“阿姨”也曾做过销售、早教等工作,工作辛苦不说,工资还不高,尤其是做销售期间,还曾累到耳聋,这让她考虑换工作。

后来,她从来家里做卫生的保洁小姑娘那里了解到了家政行情,推算自己的高学历、工作经历、以及外语特长等条件,一年可能有30万收入,所以选择入行。

经过一系列的体检、培训,刘“阿姨”现在已接到一些家庭的面试邀请,她对未来保持乐观态度。

刘“阿姨”的经历让美妈想起了一篇曾刷屏朋友圈的文章,名字叫《一个北大毕业生决定去送外卖》。

小张名校学历傍身,一路读到北大研究生,但在他看来,他学了并不感兴趣的专业,考研是随大流,实习工作也只是为了跟人“比”。

我开始像我的父辈一样脱发、发福、健忘……每日坐在鲜亮的北京写字楼里,和当年在厂里机械工作的老一辈没有分别。

所以,在女朋友出国后,他毅然决然辞掉了光鲜亮丽的写字楼工作,做了一名普通的外卖员。

在送外卖的短短几个月里,小张发现,外卖员们比他开心多了,他们早晨醒来唯一的目标就是多送几单外卖,下班后来点小菜、啤酒,就已经非常满足。

他们的人生目标也非常简单,在北京每个月赚上八九千,干上几年回家里盖房、娶妻、做小买卖。

更让小张惊喜的是,做了外卖员之后,迟迟降不下来的体重如今也降了40斤,而且,业余时间还可以拍照、阅读,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

他开始明白,无论选择何种职业,和他人眼中的成功相比,自我成长和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在小张看来,他找到了人生的目标与方向,但由这篇文章却引申出了各种话题,如社会底层、中产阶级、外卖员的地位。

原来,美团给12万骑手发了一份问卷,询问他们最想对顾客说的一句话。得票数最高的,就是以下三句:及时接电话;把收餐地址写对;用餐时说声“谢谢”。

有网友怒怼,作为消费者,付费购买服务,和外卖员属于平等的交易关系,自己有没有表示感谢完全属于个人权利,一个“小小”的服务业人员有什么资格提出这样的“强硬性”要求?

在美妈看来,这场荒诞争议的背后,隐藏的观点便是:人与人之间,请平等对待,相互尊重。

但是,当“平等”和“尊重”两个词出现时,就意味着出现了“不平等”“不尊重”现象。

在很多人看来,北大毕业与成功、精英、上流已然自动挂钩,而服务员、外卖小哥、商场导购等从业者都只是社会底层劳动者。

更有偏激的网友,直指外卖员的要求说谢谢这个“呼声”是“贪婪至极”,明明是外卖员更应该向顾客表示感谢,因为是这群“衣食父母”肯定了他们的价值。

看到这些“奇怪”的留言,美妈不禁感叹:待人接物讲礼貌,这明明是一个人素质修养的最基本体现,怎料想有一天还会陷入如此大的争议中。

用明码实价的方式去对待他人的人,用“商品思维”去看待别人的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对待自己?

人们总是在焦虑,担心自己因为不够优秀而不被他人所爱,却不知自己的行为早已被这个体系牢牢地捆绑住了。

更被人们忽视的另一个现实则是,大街小巷遍布着的送餐员和快递员,这是与中国的人口红利密不可分的。

那时,中产白领的优越感,认为自己与外卖员之间是存在身份差异的,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幻觉?在这套资本体系下,大家都是在出卖劳动力而已。

或许,说不说一句“谢谢”是无关紧要的,但能不能把社会上的每种职业的每个个体当做“一个具有独立生命意志”的人去看待才是根本。

我们的视角决定着事物的价值,也决定着一件事物在孩子眼中的地位。我们的孩子终将融入社会的大熔炉中,如何摆正自己的心态与位置,这是每个家长和孩子都应该为之努力的事。

作为1994年的凯迪克银奖作品,《点灯人佩佩》再现了一段真实的历史,一段以家庭为单位的、移民生活的历史。

“点灯人”作为一种职业,在历史上的某个时期是一种非常不起眼、却又很重要的工作。作者埃丽莎·巴托尼根据祖父的真实生活经历,创作了这部作品,它所涉及的正是关于“职业歧视”“家庭教育”等一系列敏感话题。

很久以前,在还没有电的时候,纽约街头的路灯还要靠人工去点燃,佩佩就住在桑树街上的一个廉价公寓里。

在文学作品中,灯光总是有多重含义的。环卫工人公益广告中的灯光,充满着对他人的关爱和理解。作家冰心她笔下的《小桔灯》,温馨而治愈,跳动着对未来的希望。

佩佩非常珍视这个工作,不仅因为它能够给家庭带来更多的收入,每一盏他点亮的灯发出的灯光,也是他关于未来的希冀和对姐妹们美好的祝福。

对于未成年的孩子来说,父母即是倚靠,也是自己人生方向的引路人。然而,在佩佩的家庭里,父亲之所以带这么多孩子来美国,是希望能够实现“美国梦”。佩佩的职业,显然与美国梦相去甚远。

于是,父亲用行为和尖酸的语言阻碍了佩佩发掘自己能力和优点的努力,使他对未来丧失了信心和希望。

在父亲一天天的打击声中,佩佩每天匆匆忙忙,垂下眼睛,不肯说话,有时候都忘记灯是为谁点的了……

终于,在一个夜晚,因为没有人点灯,街道变得一片漆黑,此时,所有人都在找点灯人佩佩。

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父亲第一次把手放在了佩佩的肩膀上,他说:“今晚,点灯是一项重要的工作……请求你,佩佩,去点灯吧。你会让我骄傲的。”

在美妈看来,佩佩无疑是一个富有责任感的男孩,他用自己的方式为行人带去了光亮,也为自己的家庭减轻了负担。

但这并不符合父亲的“美国梦”,点灯人的工作让佩佩的父亲感觉丢了脸,于是,父爱和尊重没有了,连同佩佩眼睛里希望的光也消失了。

在任何时期,关于职业的歧视都是存在的,但在《点灯人佩佩》这本书中,因为涉及到“家庭”,这个问题变得更加具有冲突感。

一个中产家庭,对孩子百般栽培,从小学就开始补课,再送到美国读大学,累计花了1000万,超过家庭净资产的一半。

孩子从美国学成归国,父母百般托关系,终于成功找到了一份年薪超过10万的工作。这是个无憾的人生啊。

在父母“1000万”支出和孩子“10万”收入这一颇带讽刺的对比里,其实藏着的都是一颗颗“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心,以及他们最不愿意承认一个事实:自己的孩子很大概率上会是一个极其平凡、极其普通的人。

如果你说:长大了想当电车司机、面包师、清洁工……这样的答案,父母们是极度不认可的。

套用《点灯人佩佩》中父亲说的:“难道我来美国,就是为了让我儿子去点路灯吗?”,大多数父母会说:我辛辛苦苦赚钱给你读书,就是来当个点心师(诸如此类)的吗?

无论孩子选择了何种职业,作为家长,我们都应该尊重孩子的梦想,尊重孩子的平凡,不要将太多名利、面子等“高大上”的东西绑架给孩子。

父母的态度决定着孩子今后人生的成败,点灯人佩佩的努力和上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是一种优秀而珍贵的品质。但他的心理因为父亲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甚至无法排解。

在我看来,“点灯”这个词除去表面的字义,更应该“点”的是每个父母心里的那盏明灯:如何冷静理智地面对孩子,及时给予鼓励和指引,而不是指责。

在一个家庭中,孩子的成长最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并在陪伴中建立良好的关系,它就像奇妙的化学制剂在孩子的心里注入自信、勇敢的能量从而伴随一生。

我一直觉得小朋友都是充满着智慧的精灵,一如绘本里佩佩最小的妹妹阿桑塔,她对哥哥说:“我觉得这一定是最好的工作(点灯人)……你吓跑了黑暗。”

一句“吓跑了黑暗”让人感动,你看,一个五六岁的孩子都明白得如此通透,如果为了所谓“体面”而坚持,是不是一下子就显得特别愚蠢呢?

《点灯人佩佩》这部作品是关于每个人的,如果我们有佩佩那样的意识,我们就能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个世界带去光亮。

快速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