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NEWS

昆明:复工复产 家政行业海绵效应吸收富余劳动

发表日期:2020-06-16 20:06 【返回】

在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趋于平稳后,家政服务业在四五月率先进入业务反弹期,在昆明的劳动力就业市场上,出现了从销售、餐饮、服务、快递业等转向家政业的一股新就业洪流。

之前十年,她在昆明打工,主要干销售,卖衣服,卖皮鞋。这几年实体店的生意不好做,收入时高时低,最重要的是没保障。每次老板的店转手转行,她就面临着找一份新的工作。

她租住小区看电单车的李姐在闲聊中意外地给她介绍了一份新工作——同小区里有个大姐,做保洁一个月能挣六千,而且那家公司还在招人。

“莫说六千,只要每个月能挣个四五千,按时发工资,我就很满足了。”孙华立刻按图索骥要了地址去应聘。

“我是从红河州个旧的农村来的,还有小孩,家里是卡户,压力还是挺大的。”孙华长得挺好看,眉眼带笑,多年的销售锻炼口才也不错,阻碍她找工作的短板是学历,“我1984年出生,在我们80后里,连初中都没念的人,真的不多了。”孙华的笑容里带着淡淡的惆怅。

孙华出生在个旧市一个偏远的山区,小时候村里不通公路,家里几乎没有收入。孙华家里三个姐妹,她是老大,念完小学就没有再上学了。长大成人以后,她开始去个旧,去昆明打工,学历限制了她只能找一些门槛低的工作。

去应聘的路上,孙华担心因为学历低被拒之门外,见面后对方对她却比较满意,年轻,手脚麻利,学得快,和人沟通没问题。一星期培训结束后,她接到了正式录用的通知,正式成为家政服务业的从业人员之一。

2020年春天,受到疫情影响,许多餐饮零售店裁员,孙华又把因服装店倒闭而失业的前同事和妹妹都介绍到了同一家公司,5月份刚入职。用前同事的话来说,“这份工作是及时雨。”

在当下许多公司裁员应对困境时,家政公司却面临着用工荒。在2月3月的窗口期度过后,从4月开始,客户点单量急增,到5月已超过去年同期。昆明海管家总裁张梦娅发了一条朋友圈:快给我一百个管家吧!

造成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是社会对家政业固有印象不佳。“尽管我们提供的薪酬待遇、工作环境和劳动保障,并不低于其他一些劳动密集型行业,但这些潜在的愿意从事家政行业的群体,依然不相信我们的广告宣传,他们更相信熟人口碑的传播,所以我们的很多新员工都是老员工介绍来的。”张梦娅说。

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海格创始人将公司落地昆明,有一个较大的愿景,就是在昆明将公司品牌和服务模式发展成熟后,进一步利用互联网能迅速复制成功模式的优势,将人力资源从西部往东部输送,而家政业从业门槛低,如今的收入已经不低于建筑、服务等传统劳动力密集行业,更有利于助力云南贫困人口脱贫。影响他们扩张关键,就是还差千万个“孙华”加入。

“做销售很少有老板会和你签合同,店里生意好,老板就把提点门槛上调,反正都是口头约定。每年从早上10点工作到晚上10点,常年吃不到一口自己做的饭,这都不是问题,我们农村出来的,什么苦都能吃,关键是收入太不稳定了,好的时候三千多点,有时候一个月只有千把块钱,付了房租就没了。”

“现在有合同还有五险保障,每个月按时发工资,就连疫情期间也没拖欠或者减工资,这个还挺让我感动的。还有就是工作时间也是固定的,除去去客户家的路上时间,一天两班就是八个小时,晚上回家还能自己做顿晚饭,入行前还没想到现在家政业已经这样规范了。”

李丕助今年54岁,是楚雄禄丰县人,家里也是建档立卡户,“面试的时候一直担心人家不要我,年纪大了,还是个男的,做家政谁要男的。”

李丕助出门打工已经十多年了,楚雄多旱灾,人口密集,是云南省外出打工人数较多的州市,而禄丰是全楚雄贫困村最多的县。李丕助最早出门做建筑工人,后来因为几次遇到被拖欠工资,改行在昆明送报纸,后来纸媒萎缩,外卖平台兴起,他又改行送外卖,“最远的一份外卖,从环城南路送一份小龙虾到海口,还有几次从市区送到呈贡大学城,别人不愿跑的远单我愿意跑。”

李丕助改行的原因,是因为从2019年开始,外卖员的生存生态急剧下滑,超时3分钟就要扣钱,忙一个月能入多少完全没数,抢单手速也抢不过年轻人,收入越来越低。

男人干家政会不会被人笑话,他倒是想得挺开,“我们是劳动者,只要是靠劳动吃饭就行。”

禄丰县于2019年11月全部行政村脱贫出列,李丕助家就是其中之一,政府补贴给他家盖了新房。今年是脱贫攻坚决胜年,他们在城市里打工顺畅与否,决定村里是否能真正脱贫出列。

男性逐渐加入家政服务行业,是最近几年的一个趋势,原因之一就是家政服务业的收入也逐渐对男性有了吸引力,李丕助入职海格半年,工资收入稳定了四千多,而一些明星管家,收入可以达到七八千。还有一些特别能吃苦的管家,在正常的两班后,还做晚单,单月收入逐步朝着破万进发。这样的收入,在昆明来说,已经超过了一些白领阶层。

原因之二,是现在的家政服务业技术含量也在逐步提高,所涵盖的工作和服务远远超越了传统的“保洁员”范畴,也让从业者和用户都对这个职业产生了新的认知评价。

据中国家政协会统计,5年来中国家政服务业以每年超过25%的速度发展,就业情况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2017达到2800万人, 2018年已超过3000万人,2019年达到3370万人,而市场真正需求家政服务人员的数字是4500万人。家政业历年来积累的用工缺口,在疫情后激发了“海绵效应”,迅速吸收了社会富余劳动力,为经济复苏做出有力贡献。以海格管家为例,自今年3月以来,已招收新员工40余 人,但仍然有200 人的用工缺口,这种现象还将在家政服务业长期存在。

快速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