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NEWS

幼儿园只招干部子女 折射学前教育体制外之痛

发表日期:2019-11-09 12:38 【返回】

闽南师范大学附属幼儿园将面向漳州市芗城区招收100名小班适龄儿童,报名截至10月28日。记者昨日从《2019年闽南师范大学附属幼儿园芗城区招生工作细则》中获悉,这次招生对象为区直各部门,各镇街、金峰管委会在编在岗的干部其三代以内直系子女。(见10月23日的澎湃新闻)

幼儿园只招干部子女,如果报道属实,让人有一种“瓜棚李下之嫌”的感觉。毕竟,在一些城市出现了入托难、上幼儿园比上大学还贵的背景下,为保障机关干部子女能上好点幼儿园,“拼爹”是不可避免的。而公权一旦介入,总让人感觉是在滥用公权,透支政府公信力。究其根源,其背后折射出学前教育资源十分紧张,令人深思。

虽然《义务教育法》规定,为保障幼儿能就近入托,新建居民区理应配套建设相关幼儿园。问题是,许多地方并没有做到位,导致幼教资源紧缺,滋生出各种乱象行为。殊不知,学前教育是一种基础性教育和必需品,有着公共服务的性质。其社会公益性决定了学前教育资源理应均衡惠及每个老百姓的子弟,这是各级地方政府的责任与义务。否则,抛弃了自己的责任与义务,让学前教育背离社会公益性,变成营利机构,只会让平民家长“望园兴叹”,却折射出政府办学职责的缺位和教育均衡发展的不足。

而学前教育资源一紧张,权力必然会插手。幼儿园只招干部子女,是不是权力插手,虽有待查证,但这种让人质疑的事情并非个案。陕西山阳县一公办幼儿园曾张贴通知,称父母双方都必须在县直机关单位上班者才符合报名条件。这种民权的缺口已经被官权越拉越大,让民权“伤不起”。在公权者看来,这可能是件小事,但在平民百姓眼里,孩子入托是件大事,是公权维护民权、保障社会公平的大事;否则,无论给“程序”披上多么华丽的外衣,都不具有合理的话语权。毕竟,公办幼儿园姓“公”,而不姓“官”。只有杜绝权力寻租,才能让“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深刻道理深入官心,让“干部子女化”的各种“潜规则”莫再剥夺平民百姓的合法权利。

其实,随着改革开放取得了丰硕成果,部分经济发达的地方相继出台政策,加大投入,逐步推行幼儿园都姓“公”,在入托上让幼儿“一个也不少”。这既是执政为民的需要,也是形势发展的大势所趋、大义所在和民声所望。这就需要地方政府采取得力措施,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共同发展的学前教育新格局,多元化地发展幼儿教育,早日解决“入托难、入托贵”的问题。但是从根本上讲,清朝末年有一部涵盖幼儿教育阶段的法规——《癸卯学制》,规定各地方政府每月要给“育婴堂”提供经费,把幼儿园当作福利机构来供养。而今,学前教育还游离义务教育之外,甚至被“公权”所左右,平民百姓为子女上幼儿园怎么不发愁和心痛呢?*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快速导航

×